陈银全:将香山帮技艺传承下去
来 源: 作 者: 发布时间:2019-09-02 点击率:1225
数百年前,北京天安门城楼设计者蒯祥以其精湛的建造技艺,将苏州 “香山帮”匠人的名气远播了出去,技艺代代相传,苏州园林、明代帝陵等诸多举世瞩目的世界文化遗产上,都留下了“香山帮”工匠们的精湛技艺。这个夏天,我们走近了“香山帮”古建营造技艺瓦作大师陈银全,近距离感受古建营造技艺的魅力。只是约陈银全的采访不是很容易。从5月底开始,他就带着徒弟一直“泡”在南京的一个仿古建筑项目工程现场,几乎很少有时间回苏州。“基本是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,很少有空回家或者在室内吹空调,不过这么多年我嘛,也习惯了。” 陈银全18岁入行,师承“香山帮”大师杜云良、徐宝兴、薛林根等人,“学到了不少,像细窗花、门景、门楼、曲廊、亭子等等。”一年多后,陈银全便开始独立负责带班,参与了盘门城楼、北京友谊宾馆等工程,“学艺简单,守艺难,但我从没想过要中途退出。” 德国杜塞尔多夫“中国中心”古建筑装饰工程、济南大明湖畔“超然致远楼”、上海豫园商城的天裕楼、瞻园历史原貌扩建工程……这些闻名遐迩的仿古建筑工程,都是陈银全及其同事们精湛技艺的代表作品。“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手艺,要用好它,要传承下去。”在保护文化遗产方面,陈银全还参与过苏州北寺塔、拙政园、西园寺、南京朝天宫等景点内部的古建筑修缮工程。 “文物修缮工程必须坚持四‘原’则,原材料、原工艺、原形制、原尺寸。”古建筑修缮工程对技艺要求高,技艺的好坏,往往决定着古建筑的“生命”,“恢复与毁坏往往就在一线之间,像参与朝天宫修缮工程的时候,我当时就遇到了很多难题。” 南京朝天宫是江南地区现存规模最大、建筑等级最高、保存最为完好的一组明清官式古建筑群。2008年启动的抢险维修工程,需要对出现险情的建筑的梁架、墙体、地面进行加固补强,更新部分糟朽的构件。陈银全带班全程参与了这一项目的施工,但项目一开始,就遇到了难题。“从外面看,都还好,但一看内部的结构很糟糕,不能随意动,这是国宝级建筑,一动可能整个建筑就毁掉了。”陈银全回忆说,“首先材料就是个难题,找了很多地方,都找不到。”经过专家论证认可,决定所需材料后,“最后我们从不宜保留的古建筑上拆下来,直接拿过来用了。”有了原材料、原工艺,第三步便是恢复原形制、原尺寸,“因为没有图纸,所以需要给它断代,就是判断年代。”陈银全带队查找文献资料,根据资料和建筑结构、特点等,一步步绘制工程所需要的图纸,“画好了后,必须还要再经过专家论证,只有认可了,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。”查找、绘制、论证、修缮动工……严密的论证程序、精湛的技法等确保了朝天宫修缮工程的完美。这一工程还入选了2010年度全国十大文物维修工程。 在行业内摸爬滚打近40年,陈银全还先后获得过“苏州市姑苏高技能重点人才”“苏州市劳动模范”等诸多荣誉。如今,他已经年近退休,他说,目前全苏州从事瓦作的匠人较少,年纪也都普遍偏大,“最担心的就是后面没人愿意做了,技艺就消失,所以我得赶紧把两个徒弟教会。” 今年4月,苏州园林集团党委出台“香山人才培养计划”。在“香山帮”传统建筑营造技艺拜师仪式上,陈银全也收了2名徒弟:翁国祥和陈超。 “除了理论知识的应知应会,还有就是到工地、上屋顶去操作。”1988年出生的翁国祥和1992年出生的陈超,大学学的都是土木工程专业,毕业后进入苏州园林发展股份有限公司,一直从事现场施工管理,“以前嘛,主要是管理,不怎么需要实际操作的。”一个夏天下来,两人已经晒得很黑,但仍乐在其中,“现在跟着我们在做最基础的,盖瓦,师父给我们定了目标,一年以内要考到中级技工,三年要到高级技工,以后嘛,要到高级技师。” “古建筑铺瓦的准备工程很重要,怎么挑、怎么堆、一平方用到多少、铺屋面时露出多少,你心里得有数……”陈银全教授徒弟们的理论都是关于古建筑营造技艺瓦作方面的干货,但他最注重的是实际操作环节。“十句理论不如一做,所以必须要带他们去施工现场,夏天晒太阳、冬天乘风凉,虽然辛苦,但做久了,肯定有收获的。” “今年,我们还给陈大师挂牌了党员大师工作室,希望进一步凸显他传帮带的作用。”苏州园林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党支部副书记杨志刚说,“他也很注重创新,像屋面设计的抛物线,下雨时要让雨滴低落出去,这块他动了很多脑筋,你去看他设计的屋面抛物线,很轻盈柔和好看。” 难得回苏州,这天,陈银全一早就带着徒弟赶到了苏州革命博物馆的一处施工现场,为馆内新建的一处凉亭设计屋顶,铺瓦、雕刻、绘图、造戗角、设计抛物线……嘈杂且闷热的施工现场,似乎只有凉亭的屋顶上方,显得有些安静。
  • Copyright (C) 2007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34837号
    版权所有:苏州先锋网 技术支持:苏州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