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言论观点 >> 各方言论 >> “统—分—合”:回望农村“经改”的苏州路
“统—分—合”:回望农村“经改”的苏州路
来 源:苏州日报 作 者: 发布时间:2018-10-09 点击率:598
    □张献林

  ■以“三大合作”为标志的改革,苏州农村促进了农村资源资产化、资产资本化、资本股份化,正在成为苏州进一步调整农村生产关系,促进生产力发展的重要抓手,成为富民强村发展现代农业的有效途径。

  40年改革开放,中央一以贯之地关注农村、关心农民、支持农业,其间为“三农”改革发展发布了20个中央一号文件,为农村改革指方向,为农业发展添活力,为农民增收给政策。
  值此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,我作为一位亲历者,对于苏州农村经济体制改革走过的“统——分——合”这一路历程,感触至深,而回望这段不平凡的来路,兴许也能为我们当下站在新起点上的改革带来一些新的启思。
  ——“统”。指的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几十年的农村经济体制,是固守着上世纪六十年代初“人民公社”六十条规定的公社、大队、生产队三级所有,队为基础的“一大二公”的经济体制。在这一体制下,当时农村的情景,至今仍浮现在我的脑海:农业生产每天由生产队长统一安排,农民劳动是“出工一条龙,干活大呼隆,做做歇歇磨洋工”;劳动报酬是“出勤记工分,一天十分工,忙到年头拿回粮草还亏空”。那些年农业产量低水平,农民分配是平均主义大锅饭,干多干少一个样,一天几毛钱,一户几个劳力一年苦下来,年终分配才一二百元钱,不少农户往往拿回粮草就成“透支户”。本来秋冬是收获的季节,秋收冬藏,应该是农民最高兴的日子,但当时许多农民处于贫穷无奈,欢乐少而忧愁多。至于村容村貌呢,普遍破破烂烂。究其原因,生产关系不适应生产力,生产关系严重超越了生产力发展水平。
  ——分。指的是1978年底,小岗村农民敢为天下先的创举。他们决定分田到户,实行“大包干”,点燃了中国农村改革的火种。
  党中央及时总结发动了这场农村生产关系的大变革,分田到户“大包干”,在全国范围迅猛展开。当时,推进这场变革最快的是全国贫困地区和经济欠发达地区。集体经济为主的、经济比较发达的我们苏州地区广大农村,顺着这波改革浪潮,由点到面迅速推开。按照统一的方案设计,按照“人分口粮田,劳分责任田、猪分饲料田,保留自留田,适当留点机动田”的要求,将生产队集体经营的耕地以及农具分到农户。全面实行“交给国家的(农业税、粮油定购任务)、留足集体的(分积金、公益金、管理费),剩下都是自己的”大包干政策。1982年初,苏州农村全面完成了这一改革。农民心里舒畅了,干劲鼓起来了,粮油连年增产,农民普遍增收,农村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  为了切实保障农户的土地承包权、生产自主权和经营收益权,党中央已经先后三次明文规定,保持农户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。从“大包干”的1978年开始,先是承包期十五年,之后又明确第二期承包期延长三十年,新颁布的物权法再明确,承保期满之后,再延长三十年。这就给广大农民吃了定心丸。农村土地承包制度长期不变,再显1978年的小岗村“大包干”,对广大农村的历史性贡献!正是这一农村改革,扩展到城市、推广到其他领域、掀起了全国改革的巨浪!“中国改革从农村开始”,成了响彻神州大地的历史回响。
  ——合。指的是我们苏州干部群众从实际出发,对农村经营体制改革创新的成功实践,就是为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新要求,农村组织各类具有一定规模的生产经营合作社。农村改革开始时的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,进一步完善为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,大大解放和发展了农村生产力。不过,随着农村形势的发展,农村出现了许多新情况,苏州农村人多地少,随着生产条件的改善,剩余劳动力大大增多,再加上种田比较效益低,因此大批剩余劳力就向二三产业转移,进一步助推了乡镇企业“异军突起”,形成“家家农副工,户户小而全”的格局。经济社会的发展,外部环境的变化,家庭承包经营体制内的缺陷,小规模与集约化、小生产与大市场的矛盾日益显露。1984年中央一号文件及时提出“鼓励土地逐步向种田能手集中”的要求,加上苏州农村农业发展内在动因,于是苏州就乘势而上,改革创新,着力推进农户承包地流转,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。通过试点实践,苏州在农村集体资产、农村承包土地、农村生产经营等方面,成功探索了“三大合作”。
  1.社区股份合作社。将村级集体经营性净资产折股量化给村集体经济成员,形成新型合作经济组织。明晰了村集体资产权属关系,完善了集体经济实现形式和分配形式,保护了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的合法权益。
  2.土地股份合作社。是在稳定承包经营制度和确保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基础上,农民自愿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组建的合作经济组织。根据土地利用规划,将土地适当集中,进行农业产业规模经营或从事二三产业。
  3.农民专业合作社。在明晰农户私人产权、保护农户经营主体地位的基础上,由农技部门、种养能手、村集体经营组织等牵头,联结一个或几个生产领域,从事生产、流通而组建的新型合作组织。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生产经营,解决了农民专业与兼业的矛盾,沟通了农民与三次产业的联系,实现了农户单一经营与进入市场的对接,提高了市场竟争力。
  以“三大合作”为标志的改革,苏州农村促进了农村资源资产化、资产资本化、资本股份化,正在成为苏州进一步调整农村生产关系,促进生产力发展的重要抓手,成为富民强村发展现代农业的有效途径。
  改革犹如滚滚长江水,奔涌向前,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。苏州是全国农村改革的试验区,是国家城乡发展一体化综合改革试点城市。我们要思想再解放,精神更振奋,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,瞄准党的十九大提出的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的目标,继续改革创新,当好排头兵,为在全国全省率先实现农村现代化谱写新的壮丽篇章,作出新的贡献。
  ★作者系苏州市政府原副秘书长
 
更多相关新闻